記者_雷順莉
  3月10日,騰訊與京東聯合宣佈,騰訊入股京東15%的股份,成為其重要的一個股東。雙方資產將進行整合,騰訊支付2.14億美元現金,並將QQ網購、拍拍網的電商和物流部門併入京東。易迅繼續以獨立品牌運營,京東會持易迅少數股權,同時持有其未來的全部獨家認購權。
  之前流傳的謠言變成現實,在騰訊電商工作了兩年的王京(化名)心情低落,他曾經一度認為自己拿到了移動互聯網行業的鐵飯碗,但現在看來,這基本是幻想了。
  夢想破滅
  兩年前,王京加入騰訊公司,在為期一個月的新人封閉培訓期間,王京印象最深刻的,是培訓的公司領導告訴他們,騰訊是從來沒有裁員記錄的。作為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聽到這些話,仿佛看見了在自己的未來裡面,有免死金牌保駕護航。王京形容。
  在學校的時候,王京對於騰訊的認識,僅僅只是中國互聯網最牛的公司,而當他正式成為一名騰訊員工之後,更為每一年騰訊一個又一個華麗數字所折服:微信推出三年累積了6億用戶、騰訊市值突破1000億美元、擁有將近3萬名員工……每一個數字,都足以成為王京回到北方老家之後,在家人面前炫耀的資本。
  封閉培訓結束以後,王京被安排在了騰訊電商某部門的技術崗位上,領著10000塊的月薪,新人能拿到這樣的工資已經很滿足了,王京內心滿是感恩,長期在騰訊工作,也成為了他的夢想。
  想要實現自己的夢想,自己必須在騰訊站穩腳跟,爭取升職加薪的機會。相比那些只是把騰訊當做跳板的同事,王京算是一個求穩的人,他不想面對創業的風險,他覺得,在一個企業往上爬,比出去單干來得踏實。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王京在別人眼裡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每天早上8點準時出門,經常幾乎凌晨才回家。 “在互聯網行業,上班時間比較自由,這是與傳統產業不一樣的地方,加班就是不可避免,電商行業更是如此”。王京很坦然,畢竟騰訊的工資福利在行業也算是領先,辛苦是值得的。
  雖然加班辛苦,但是心裡卻有盼頭。王京進入騰訊電商的第一年,它還在大肆擴張:騰訊電商相繼購買好樂買以及珂蘭鑽石等B2C網站以後,2012年,其完成了電商收購史上的最後一次收購——收購易迅網,並且決定集中精力做大易迅。
  在此次合併以前,騰訊電商曾一度也將京東當做頭號競爭對手,“我們就是跟京東對著乾的。”騰訊電商的公關對媒體宣傳的文字里透著一股火藥味。
  由於一心迷戀京東模式,在京東提出一日兩送的時候,易迅馬上一日三送。為了兌現承諾,易迅在全國建立了上海、深圳、北京、武漢、西安和重慶六大倉儲物流中心,次年又宣佈華南運營總部總投資10億元,還會在包括沈陽、濟南、福州、成都等10個城市建立倉儲中心。其中,占地200畝的上海青浦倉,將超過京東的亞洲1號,成為亞洲最大的自動化倉儲中心。
  隨著公司一舉吞併天下的野心膨脹,不僅像王京這樣的技術人員變得空前忙碌,其他部門同事更是通宵達旦地開會加班,“我們已經算回家晚的了,但我們走的時候,還有很多部門的同事留在公司。”王京說,整個公司都在為大躍進廢寢忘食。
  滿心感恩在騰訊電商工作一年,王京勤勤懇懇,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王京年終評級拿到了兩個S,是員工評級里的最高級別,並且年終獎拿到了將近40000元,與自己同期畢業的大學生相比,已經算混得不錯的了。
  這一年的努力成果,加上培訓時候,領導說過騰訊不裁員的慣例,王京認定了騰訊就是互聯網中的鐵飯碗。他想自己可以跟父母交代自己在大城市扎根了,還計劃把女朋友接到深圳,甚至介紹女朋友進騰訊工作。
  但現實卻給了騰訊電商狠狠一拳。2012年拍拍網的交易額僅為100億元,還不及2011年一季度的142億元。到2013年3月,QQ商城被併入QQ網購,有8000家商家在這次併購中被清除,拍拍網的推廣支持逐漸減少,騰訊電商CEO吳宵光接受記者採訪時,用了一句話總結,“淘寶太強大,複製淘寶,其他電商都沒有成功的機會。”平臺戰略就此讓步於自營。
  而騰訊集團總辦對騰訊電商的評價,王京與在培訓期間認識的同事小Q聊天時也略有耳聞。在小Q所在部門的一次頒獎現場,馬化騰除了對錶現優秀的同事給予鼓勵外,還告誡他們不要驕傲,不要把部門做成一個像電商那樣燒錢卻不賺錢的拖油瓶。
  聽聞這個消息,王京也沒有很在乎,就算電商不行了,自己也可以跳槽到騰訊其他部門。但王京沒有想到的是,時隔一年之後,他也許再也沒有在騰訊工作的機會了。
  尋找出路
  騰訊電商幾十億元投資,並沒有帶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而恰巧馬化騰也在提倡精兵簡政,像電商這類花錢如流水,卻沒有賺回錢的事業部,被割讓也是在預料之中。
  東東是王京的室友,雖然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但由於王京早出晚歸,還得搭上一天周末加班,他們平時很少見面。但最近,東東在下午飯點以及周末都能見到王京,“我問他不去加班嗎?他回答說,加個鬼班啊,都不是騰訊的人了,還那麼積極幹嗎。”東東說王京自從合併消息落實後,連跟他們交流的心情都淡了很多,甚至每天上班都比以前晚出門。
  消息下達一周了,但合併的各種事宜的進展卻還是原地踏步。一個在總辦上班的同事給王京透露了一點消息,現在確定3600人全部合併進京東,但可能有400到500的開發和技術人員會留下來繼續服務騰訊即將要大手筆運作的移動電商部門,但這批人由領導內定。
  據說這位領導就是微信部的負責人張小龍。於是與很多即將變為京東員工的同事一樣,王京開始去聯繫張小龍,希望自己能夠獲得留下來的機會,但是沒有得到確切的回應,“除了去找關係,我還能幹嗎?”
  合併消息被證實以後,不僅王京,甚至他們部門的人都變得有些尷尬。同事之間,一般都只和平時關係比較好的同事,才會討論合併這件事以及自己的下一步打算,而關係一般的同事,見面時卻多了一些沉默。
  在人事安排沒有下來之前,關於自己的命運到底會被如何安排,大家幾乎都是靠猜,其中比較有說服力的猜測,就是比照去年SOSO併入搜狗以後,SOSO員工的安排。王京打聽之後知道,SOSO的員工在離開騰訊之前,會簽一份協議,協議上規定,SOSO的員工離開騰訊,不管會不會繼續在搜狗工作,都將獲得N+6個月的賠償金,其中N是指在騰訊工作的年限。協議上還規定,拿了賠償金的同事,在半年內,不能通過社會招聘的方式進入騰訊其他部門工作。
  得知自己可能會被按照這種方式處理時,王京和他的同事們都在儘力修補之前的一些關係網,主動聯繫其他部門的一些同事,多請客吃飯唱歌喝酒,最終的目的是在過了不能回騰訊工作的期限以後,自己如果參加騰訊的面試,請網開一面。
  如此眷戀騰訊,除了肯定京東的工資待遇沒有騰訊高以外,王京還害怕去京東以後被清洗。“雖然現在還沒有下文,但是誰都知道騰訊電商的人的能力在行業內是最不被認可的,時間久了,人家也不可能給一幫能力不強的人發工資的,只需花上一年的時間,京東就把騰訊過去的這幫人清洗乾凈。”
  儘管人事變動具體細則還沒有出來,但大家靠一些小道消息也會略知一二,每次聽到點風吹草動,都會有人迫不及待地向相關領導打聽,而打聽的結果,都是與小道消息大致吻合。就好像關於這次合併的消息,早在一個月前,就是靠小道消息流傳出來的。
  一向以吞併為樂趣,並且以高薪高福利在行業內著稱的騰訊,在把自己打造成一隻幾乎不能轉身的怪獸的時候,終於開始做減法,“所謂的互聯網鐵飯碗,只是傳說了吧!”王京如夢初醒。  (原標題:漫長的一周)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ow58owbz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