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父女倆堅強前行 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 攝
  文/羊城晚報記者 林園 圖/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
  昨日的廣州,清晨的天還有點灰。46歲的李錦文5時起床,從廣州西部、靠近佛山的金沙洲出發,騎著電動車來到鬧市越秀區。他花了45分鐘時間到達醫院,但還是沒能為女兒掛上號——主任醫師的號都被預約了。15歲的女兒得了急性白血病,除了看病,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在家睡飽才出門的女兒穎琳和妻子在早上9時多到達醫院,抽血檢驗後離開,等待下次掛號看病。女兒坐在李錦文的電動車后座上,車子在越秀區的麻石小巷穿梭。早上10時,陽光剛好打下來,攝影記者喊住他們,“這個畫面好,妹妹你回頭望,給你們拍下來”。
  病
  高燒不退,確診白血病
  李錦文一家是廣州人。上月5日,獨女穎琳忽發高燒,李錦文帶她去醫院看急診。吃了藥,她的病情好了些。第5天,高燒複發。這一次,醫生要求驗血,並留院觀察,最終診斷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李錦文愣了幾天,不願相信,“發燒不是很平常的事嗎”。幾天后,他無奈地接受了現實。李錦文有聽力殘疾,左耳幾乎失聰,以打散工為業。在商場做保潔的穎琳媽媽請假照顧女兒,被老闆辭退。一家人沒有了經濟收入,但病還是要治的。
  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穎琳接受了第一次化療,此後回家休養一周。昨日,如果掛號成功,穎琳將再度住院,接受第二次化療。由於主任醫師只有周一晚和周四全天出診,李錦文開始研究怎樣預約。
  醫保偏偏在這個時候掉鏈子。3月10日穎琳入院時,李錦文刷女兒的醫保卡,但顯示卡已凍結。後來幾次跑學校、街道,他才搞清:街道查詢顯示醫保費已經成功劃扣,便沒有再為其購買。而因為電腦故障,劃扣的錢被退回。初中畢業便出來打工的李錦文用筆將這個過程寫下,花6塊錢請人打印出來。
  昨日,從醫院出來,他又跑了學校和街道——“請你們給我蓋章證實情況屬實,我好去廣州市醫保局反映”。一個早上,他成功蓋到三個章。
  房
  住廉租房,回市區看病
  穎琳的主治醫生王國徵介紹,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常見於兒童,一般七八歲的孩子經過簡單的化療便可治愈。由於穎琳年齡偏大,增加了治療的難度。“第一次化療,她的狀態非常好,沒有出現併發症,也沒有發燒。治愈的希望是很大的。但她現在仍屬於高危,可能還要經過6到8個療程的化療。”王國徵表示,每個療程約需2-3萬元的費用,如果出現併發症,費用則要更高。此外,加上平時的營養費,花費可能高達50萬元左右。
  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李錦文做事井井有條:他將女兒的病情和家庭情況寫出來,請醫院簽名蓋章證明。他還將女兒從小到大的獎狀整理好隨身攜帶,“她很優秀,請大家幫幫我們”。
  抽完血等結果的間隙,穎琳跟爸爸去醫院旁的奶奶家休息。他們的戶口所在地為越秀區光塔街,李錦文在海珠中路麻行街長大,在家門口的惠福西小學(原名麻行街小學)讀書,女兒穎琳亦是。一家三口加上老母親,四口人在巷裡僅有幾平方米的小房子住了十幾年,夫妻倆和女兒睡在閣樓的同一張床上。
  身為低收入困難群體,李錦文在2008年開始申請廉租房。申請了三年,終於申請到金沙洲的房子,“一平方米一塊錢。當時好開心,跟中了獎一樣!”李錦文說。住的環境是變好了,但好醫院在市區,看病還是得回來。
  人
  社工介入,向社會求助
  許多求助是當事人直接向媒體報料,李錦文一家的情況是街道社工聯繫媒體報料。社工能做的是給予當事人心理輔導,併為其尋找各種資源。此前住院的穎琳情緒很不好,哭著說要回家,“她知道家裡困難,不想留在醫院,”李錦文沉默了一會,才繼續說下去,“後來有一位很好人的社工來開導她”。穎琳就讀的37中為她募捐了7萬多塊錢。幾乎每隔一兩天,就有同學看望她,這讓李錦文很感動。
  光塔街詩書家庭綜合服務中心青少年服務部的王社工是李錦文所說的“很好人的社工”。她透露,市民對社工工作還是很陌生,他們通過穎琳所在學校的幫助,得到李錦文一家人的信任,“我們現在更像朋友,而不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係”。王社工每周會去看望穎琳兩次,知道穎琳念念不忘學校,王社工便帶一些課外書去給她看,轉移她的註意力。王社工還幫這個家庭申請救助基金,但並不樂觀:出院後提交醫院的藥費單憑證等多種材料,經過層層審批,最後才能將錢批下來;基金一般僅有一兩萬元。
  記者和李錦文一家聊天時,老街坊吳嫂正好路過。吳嫂是看著李錦文幾兄弟長大的,滿頭銀髮的她說:“幫幫他們,他們確實很困難!”
  求助賬號
  戶名:李錦文
  賬號:6212 2636 0202 9768884
  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廣州市松北支行編輯: 鄔嘉宏  (原標題:廣州15歲少女患急性白血病 治療費或高達50萬元)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ow58owbz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